OY.

The witch.

一直在试画 并没有什么后续计划...x

【九】榜单

*欢迎来到OY的意识流情感小剧场我发现这个好像真的叫意识流

*考完期中又想起来写东西了 我也不知道写的啥 就那种 没营养的校园青春文学讲道理发在lofter真的不合适 但是只存在电脑里也太可怜了【??


【九】榜单


她的眼睛一行行扫过光荣榜上的名字,长长的睫毛微微震颤。顺序还是没怎么变啊,她心里想着。在她身边的人,不在她身边的人,那些熟悉的名字,那些熟悉的顺序,一如既往地列在红底黄字的光荣榜上,不足以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件对于大人来说十分重要的、评判孩子的一切品质的物品,已经悄悄融进了风景,同一花一木无异,只是被赋予“存在”这个动词。新的榜单贴出来了,看一眼,得出意料之中的结论,也并非意料之外的事情。


“大概是强大的人相互寻找吧。”很久以前她就听说过这句话了。那个年纪的她还只是个孩子,和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这句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会这样想不过是因为她的优秀给了她不思考的权利,“找上自己的人都是优秀的”这件事对她来说理所当然。学校是特别的地方,学生是特别的人。这是谁的文章里所说过的?她只是觉得这是在书写学校这种地方的纯净。她没能理解的是,学生只要靠着她这样的成绩就能站在顶峰,成为灯塔,给漆黑中不明不白的人指出一条明路。


和这些只是顺着光亮走的人来往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她的日常。对话,交换思想,询问题目。有条不紊,平衡而安定。


她时不时会意识到这样的日子里缺失了什么。那是一件本应存在,但又真真切切地缺失了的一样东西。它在浑然不知中改变了这些日夜的本质,但缺少它的失真的日子却也这样合理,甚至能被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接受。或许这已经成了新的保持世界运转的规律。但她还是能隐隐地感觉到些什么。


这或许就已经将她遇到他这件事写在预知未来的事件簿上了,白纸黑字地。她后来想,人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联系到一起的呢,是契合的兴趣,类似的性格,还是命中注定会有同样想法的心。她后来向他问了很多很多问题,在文字从嘴里吐出的那一刻她便已经对那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有了期待,而她迎来的也一如既往地都是那个,期待之中却出乎意料的答案。


实际上她早就知道他的名字了,只不过是没能引起她的注意而已。榜单上不变的顺序里,他的名字默默地存在着,在她的名字下面三四个左右的位置。她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如果她没有注意他,那谁又知道他是不是在注意着她呢。


那让他们被联系到一起的究竟是什么呢。



*要猜猜第二段中提到的文章是哪篇吗x 人间失格文集里的一篇。这里断章取义地理解了一下。

*我一直纠结于某亮程乡村小说家,为啥他的文章没有时代意义但还是写得那么好。我一开始想现代小说很多都是去写个人和灵魂的,但是基本上没有像他剖析得那么透的。后来破案了,说是这种没时代意义的终究是不会入流的emmmmmm陷入沉思

感觉我在把它当微博用!今天也去了一片神奇的土地

你为了什么而战斗?我为了什么而战斗?

我们真的那么在意自己的未来吗。我们自己的未来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们正在进行的战斗真的能牺牲现在换取未来吗。我们所换来的未来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我们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现在所战斗的一切都只是生存的手段。为了争取到下一段战斗的权利,也就是未来,我们只是被迫做着现在需要做的事。

我还是不知道我渴望的到底是什么。

但是当我们互相成为对方的信仰的时候,这一切看起来都有了意义,即使是以多换少。因为现在无法实现,我只能寄托于未来。在约定的日子来临时,愿你带着荣耀归来,愿我带着荣耀归来。

【八】华灯初上

*欢迎来到OY.的意识流情感小剧场 这他妈是渣男的本愿吧我靠 我越写越不知道写了啥 而且这篇算长的 到后面写不动了就成大纲了

*我在港岛的寒风里头发糊脸 你在南方的春游时十校联考 我去万人坑考了场sat 晚上去太平山看了夜景才想起来写的



【八】华灯初上


冬春之交的夜幕降临得越来越晚,人们迎着起初星星点点的霓虹灯涌上街头。后来夜色渐深,整片钢铁森林沉浸在阑珊灯火当中,楼宇间流动的是车灯划下的曲线。只存在于我们幻想当中的夜市和街头小店,在这里连人们一天中的插曲都算不上。


和偶然认识的来考试的女孩子已经一起走了一个下午了,穿越了港铁的人山人海,走过了肆意散发年代气息的小巷。旅行在我印象中应该是一件神圣的事,因为我离开了依托已久的熟悉环境,要踏入另一片陌生的土地。其结果是我会“害怕”。一切让我害怕的东西都能算是神圣的,他们让我除了躲着就别无选择。所以旅行就成为了一件限制行为的事情。


我看看表,7点半,时间差不多了。我和女孩子道别,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去了。她也没告诉我她之后要去哪。向来都是这样,我来到陌生的环境,约其中的一个女孩子单独出来,度过一顿饭的时间或是大半天,然后道别。我从不说“以后常联系”这种话。古代的那种只依赖于一面之缘和车马传书的结缘方式到底带来了多少便利和情怀啊。让两个人相互记得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联系不上,这样你在想她的时候她也一定是知道的。时间久了我们就会成为有故事的人,数量多了我们就会成为有很多故事的人。而我现在却要用这种笨拙的方式去回溯千百年前的相处模式。


谁又不期待有谁会在某天记起我呢。


从某一天开始我突然就什么都不怕了,毫无预兆地,就这么发生了改变。我开始敢丢下同伴去做自己的事,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你看,不能对自己负责就算了,还丢下别的女孩子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走夜路。无论是物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对独自行动不再抵触。我害怕自信,自信让我觉得就算一个人在夜晚的大街上也不会遇到危险。但这也是通往自由的钥匙。


我带那个女孩子到这里,告诉她这里是最繁华的,一定要来看看。我说得没错,而且最好是我带她来,不然她到底能不能找过来呢,不可惜吗。但是主要原因还是,分开后,我再走5分钟就能到要去的车站了。


晚上8点多的公交车上人并不多。对于这边的简介大多是“当夜幕降临时,登上山顶看华灯初上的景象”之类的,而过了这个时间更多的就是下山的人了。我挑了双层巴士上层最靠后的位置坐下,隐隐地能感受到同一车厢里三三两两的年轻女游客的目光,大概是在揣测这么晚还独自出门的人的心理。


巴士开了起来,成为流光中的一粟流动于混凝土的高楼之间,混入闪烁的车灯中难以再被找到。我看着市区的灯光慢慢离我远去,巴士平稳地开上昏暗的蜿蜒山道,年轻女游客们的聊天声始终维持在隐隐约约的水平上,不打扰他人却也从未消失。我感到的不是一个人的孤独,反而是这次旅行中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毕竟一个人坐在无声的大巴里菜比较可怕。如果这时再有一个人上车,那看到我的他才是更害怕的那一个。


城市逐渐变远变小。仅容两辆车同时通行的山道旁布满了漆黑的树枝和树叶,笼罩着的是漆黑的夜幕。小车慢慢上升着。。我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现在可以只是看着车窗外的景象,不在脑中作出任何反应,是真的令人幸福的一件事… 不用再考虑下一步要做什么了,因为大巴会带我去山顶的。


因为坐的位置的问题吧,我大概是整辆车里最后一个下车的,不过反正我不讨厌成为最后一个。总有人要做最后一个的。


山顶上有大大的广场和观景平台,明明都快9点了,这里却意外的热闹,还挤满了人。我看到低处灯火通明的城市和港湾慢慢显现在视野当中,那浸没在暖色调灯光中钢铁和混凝土的森林,不经意间也让周围的空气染上了橘色。这已经不是华灯初上了吧,这种充满时代气息的景象并不适合用这种属于文艺类别的词来形容,而且这也太晚了!如果说是夜晚中燃烧的繁华会不会更合适一点,或者用来形容与我无关的喧闹?


夜晚的风会刻意找到衣服和围巾之间的那点缝隙,我大概是打了个寒战,手摸到被风扬起的围巾扯了几下。就算有这么多人,风也不会被挡住一点。


我好开心。


是那种说不出原因的开心。一个人旅行本身就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在冷风里头发被吹乱也不是我想说出来的事情。但我还是很开心。是在我身上相当久都没有出现过的开心。


下次和谁一起来吧。



*我写不动了... 这才多少字啊你萎得也太快了吧...

*有缘再见吧反正也没人看,最近快学死了暂时不写了... 虽然在令人智熄的数学课上写好了几篇提纲。最近学statistics嘛反正简单... 有机会地铁上再写吧。


以后我那个OY.的情感小剧场啊 可以改成写OY.的旅行和她空想的女孩子 反正现在一个人旅行的多 实际上都是和人一起的但我总是莫名其妙的开始一个人大冒险(。)
今天考完sat之后和勾搭到的女孩子去了铜锣湾 然后丢下女孩子自己大半夜坐公交车去太平山顶玩去了 然后还去巡礼了半山自动扶梯
一个人在寒风中头发糊脸啊~ 好惨但是好开心啊
下次要是还有机会就和女孩子一起去吧。但是这个也只能想着,毕竟现实和理想你们懂的... 不会有人静静陪你看风景的_(:з」∠)_ 就像和别的女孩子出去 我也不会一言不发啊 反而话多得一塌糊涂 就算是尬聊也要说的那种。

【七】落叶的街道

*欢迎来到OY的意识流情感小剧场 这次是神他妈超现实小剧场
*这次写的是我对科学IA的绝望 小故事是瞎鸡儿发挥的
*大家来猜猜那个人的性别嘻嘻


【七】落叶的街道

如果说看到特定的场景或者物品能让她想起那个人的话,那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能看到的、听到的绝大多数事物都已经成了“特定的”了。今天也不过是千百个暗淡无光的日夜中的一个,这条街道也不过是众多特定场景中的一个。在她遇到下一个人之前说不定还要一直保持着这种“这些场景都是特别的”的想法。谁又知道她到底能不能遇到下一个呢。

说这条街道普通,那是因为在“特定”中难以再找出一个“特别”了;但它在“普通”中却也真的算是“特别”,毕竟地理位置上不在我们所生活的城市。她是以什么为依据,选择把自己的未来交给这里的呢?她只是在那些陌生的环境中选择了唯一一个稍微熟悉一点的而已。

以学习的名义,那十几个孩子进行了一次更像是娱乐活动的研究所旅行,当时是不是还被他们称作是“实验室两日游”了呢。有着无限接近于零的社会经验和不超出课本范围的学术知识的学生想要在研究所里做什么呢。想做已被证实的实验都不一定能成功,快停止考虑有更大发现的可能吧。对于学校来说,这说不定是值得上官网头条的重大活动,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也只不过是一次不明不白的旅行。

当然也是仅有的一次,她和那个人同时出现在这座小城市之外的地方的事件。

她不太记得她们去研究所到底做了什么,要说记得的,也就是那群孩子三三两两地走在那条街道上。是一条两旁种着法国梧桐的街道。那天用于涂天空的笔刷有着低得不像话的饱和度,不被任何叶子依附的枝条笼罩着天空,而那群小孩子身上的某些东西打破了场景中的和谐。是这群来历不明的孩子的骚嚷给这里的阴郁开了个口子,支离破碎的晦涩从细小的缺口里窸窸窣窣地流出。而后决堤,墨汁般的潮水铺天盖地地涌来,画面像是卡在了胶片坏掉的那一帧,随后被一点点污染吞噬。回忆到这里就结束了。

今天十月秋日中的一天,记忆里锐利的黑色树枝竟变得线条柔和,包裹上了奶白色的树皮。梧桐树宽大的叶子遮住秋天不再耀眼的阳光,同时保持着每立方米空气中二十片左右的浓度,纷纷下落,一层一层地叠在地上。可见范围内的光染上了落日的暖黄色。这条街道最开始是投映在她的视网膜上,然后记忆中的那条晦暗的街道也随之逐渐明晰起来。

她只是看到过去的她没有和那个人走在一起。

她和那个人,都各自和自己所谓的朋友走在一起,无意识地打破着那个冬日的冷清。没有互动,没有对话,没有眼神交流。甚至没有心照不宣。

谁知道之后的几年发生了什么呢。谁又不知道之后的几年发生了什么呢。谁又能说之后的几年发生了什么呢。

这还只不过是众多特定场景中的一个。独自一人走在落叶的街道上的她,现在只希望身边走着的是那个人。

当然她也只能想着了。



*关于中间那段看不懂的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
*由于是地铁飞机大巴长途旅行一条龙的时候写的,所以好像特别长(。)祝各位sat顺利 祝我sat顺利

【六】短发

*OY的意识流情感小剧场又更新了 不太清楚在写什么_(:3」∠)_

*我写东西太差被关起来了!主要目的是自己写着玩!没什么可读性!所以!


【六】短发


如今的我已经不会再特意去看她的社交软件了,也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就被她删掉了。不是吵架后的双删,不是过度失望后的作为,只是因为她的列表满了,需要删掉一点不常联系的、不太熟悉的人。这之后还是能断断续续地看到我现在的朋友提到她,和她在社交软件里互动,毕竟成为了太太。不过这样就好。只要我还知道她的存在,她还在这个小城市里就好,简直令人心满意足。


从最开始的开始我就看到了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她。那时她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绝对不能算是长得有灵性的那种孩子,在那个男生还没长开的年纪成为了我认识的身高最高的同龄人。现在你们所看到的分化早在初中时期就有了原型,于是她的那点成绩永远不会让她和那些乖巧漂亮的女生成为同类,而是和那些脏兮兮的、甚至看不出初中毕业后的出路到底是不是上高中的男生为伍。说是在什么都不懂的、可以为所欲为的学生时代,我还是能隐隐地感觉到这段距离。一段,难以缩短哪怕是一厘米的,我与她之间的距离。


自从她剪掉了长发,留起短短的头发,就从外貌上也变成了男孩子了。作为女生根本无法引起任何男生注意的她,作为男生却成了清秀好看的类型。大家都识趣地不把这一点拿出来说,好像都默默地能接受她作为女孩子的身份,和有意无意地打扮成男孩子的事实,就这样维持着一种其本身就无法平衡的平衡。


我还是说不出她哪里特别。毕竟我在她打扮成这样之前就已经知道她特别了,对吧。


直到最后的最后我也都没能和她说上几句话。我努力过了,我在一个她看不见的地方挖空想象力去连结事件,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出我和她的想法或是经历有哪一点是相互重叠的。我作为老师喜欢的孩子和思想空洞的小女生一起,过着意义缺失的学习生活,维持着一点即破的所谓微妙的友情;她却跟着男生默默学会了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学会的事情,过早地进入了一个我们永远不会接触的社会,考出的是粉身碎骨的成绩,却过着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我永远都不会学会放弃成绩这种东西,去过我觉得很帅气的挥霍青春的日子。我不这样做绝不是因为抵触这种会被家长说的行为。只是因为笨。胆小。害怕。做不到。所以我永远羡慕她,仰慕她。


后来我如愿进入了我所期待的高中。


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所高中,连她到底有没有上高中我都不知道。我感谢社交软件中的朋友圈和空间这种东西,让我即使不和她聊天也能知道她还和我一样在这所城市里生活着,让我以后即使要离开这所城市也能知道她的去向。而我,一直就以认识这样的一个人为荣。


【五】烟火与孔明灯

*欢迎来到OY的意识流哲学小剧场今天不是情感小剧场了

*不想写三十题了行了我知道我是最弱玩家了唉_(:3」∠)_

*天哪我不想学文学了这算啥这是学了一学期的北某刘某的影响吗这写的啥!太可怕了!话说写得烂为什么就甩锅给文学啊!


【五】烟火与孔明灯


江水清亮的声音被江边公园里的喧闹声和烟花声遮得几乎听不见。早早打烊的商场和酒店纷纷黯淡了霓虹灯,天空中往常被染得红红的云今天竟与黑夜混为一体,衬托着一个个缓缓上升的孔明灯,静默地飞去江的对岸。不久,视野里便挤满了远近不一的孔明灯,每个周围都包裹着薄薄的一层光晕,在夜风中飘忽闪动。不断有上升的也不断有消失的,人们心照不宣地以一种恰当的速率点燃孔明灯,能见度范围内的火光数量似乎维持着平衡。


人想要变得开心真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用火药和活泼金属制成的烟火,配以新年夜的氛围点燃,迸发出色彩不算是丰富、亮度极高的火花和超出舒适音量范围的爆裂声。使用化纤无纺布和廉价石蜡代替纸张,以再粗陋不过的染色方式做成的孔明灯,以尽人皆知的简单物理原理上升的热量,簇拥着挤满天空。你看,这根本说不上是视觉或者听觉上的愉悦,甚至还能产生一丝对于生产贩售商的厌恶和心理上的不适。冬天江边的凉风可也不算舒适。


尽管如此我还是笑着跑着,放完自己的烟花再在远处看别人放,明明都快成年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从某年开始好像烟花已经不被允许继续燃放了,每逢年节也时不时地能看到下落的孔明灯造成污染的新闻。但是这座小城市依然这样有条不紊地运作着。安定、平衡、不变,主观地造成一种永恒的错觉,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大概也难以前进。但这是多令人羡慕的一件事。


我一直觉得作家笔下意义缺失的一生是贫穷限制的想象力所致。像这样毫无意义地追根究底地想为什么烟花能在冬夜让人开心应该也是一样的事... 我该去看看心理。


是新年快乐的时候了。